天辰娱乐-FB官网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逐鹿世界?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逐鹿世界?

随着中美重启贸易谈判进程,国内鼓吹中美夫妻论的陈词滥调甚嚣尘上,尤其是百人信发表之后,这种声音更是达到了巅峰。

六月二十九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傅泰林、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前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和前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等7人执笔的公开信,该信的题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

在发表之前,这封信得到了美国政府、军方、商界、学术界、科学界等100名代表的联署签名。

公开信结尾表述称:

我们认为,这封公开信得到大量签名就清楚的表明,不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华盛顿并没有一个共识支持对华整体对抗的立场。

美国正是如信中所言,没有坚定一致的抗华决心吗?

抱着难以令人置信的疑惑,我去翻阅了这封信的中文版,内容主要是抨击特朗普自二零一八年以来的对华政策,它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白宫夸大了中国对美国构成威胁的程度,二是特朗普决策团队采取的政策实践存在显著的错误,不仅无法应对威胁,而且还可能适得其反,导致美国国家利益的损失。

通篇文章看下来,并没有明确的表态“中国不是美国敌人”的意思,因此并不能说明美国各界都愿意同中国摒弃前嫌、携手共进。

我们一直强调,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是无法避免的,不论是战术战略抑或是短期长期,它都将这种对抗的苗头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一、两极格局决定了美国必然敌视中国

世界格局由各国实力演化而来。纵观今日天下之大势,随着中国逐渐成为除美国之外唯一一个拥有十万亿GDP、千亿美元军费、完整军工体系、庞大高端产业链的国家,以中美为首的两极格局必然会在未来十年内成型。

而中美两国治理世界的理念不同,一个是奉行王朝帝国般的统治,即奴役世界各国以满足自身霸权的需求;一种是天下为公、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纽带的体系建设。

当两个世界级领导拥有不同的治理思维时,这种思维的不同必然会演化成两国的战略冲突。

第二、即便美国各界对华态度不同,只要华盛顿奉行封锁中国的政策,它们也必将强力执行

五月中旬,特朗普宣布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对华为展开全面的技术禁运。而就在禁令颁布的次日,几乎所有与华为有合作的企业,就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告知员工不准与华为有接触,并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中断对华为的供货。

以谷歌为例,美国政府在星期四发布的禁令,谷歌星期五就把暂停与华为合作的邮件下发给所有员工。两天后,谷歌又宣布收回对华为的安卓系统授权。

在我的影响力,上一次美国公司这种高效的执行力度,还是在美苏冷战时期。由此可见,美国民间的态度对华盛顿的影响微乎其微,只要白宫及后面的利益集团坚决奉行敌华政策,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就无法避免。

事实上,刊登在华盛顿邮报的百人信表达的意思,不是认为美国不应该与中国为敌,而是美国应该换种方式与华对抗。

在前文《中美博弈大变局》中锐解局就给大家分析过未来中美对抗的两种形式:一种是由于中美经济利益牵扯颇深,美国会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与我们展开竞争。另一种是利用这次经贸战为契机,争取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内让两国经济实现硬脱钩,然后再发起一场类似于上个世纪的冷战。

如果白宫迟迟不愿意与中国妥协,那么中美之间的对抗大概率会以第二种方式展开。而发表百人信那批美国人,更倾向于第一种方式。

其实,不论是美国亦或是中国,都不希望世界重演冷战2.0时代。

首先,中美间的经济利益交融太深,两国供应链+美企在华利益+中美贸易总额,差不多每年是一万五千亿美元的规模,比全球任何一对贸易伙伴都要大,难以割舍。

其次,冷战1.0时代的两极格局对立,是以美苏为首的两大超级联盟体系的对立。而今天的中美都不愿意建立这种超级同盟体系,因为维持这种体系的成本太过于高昂。比如奥巴马就曾想通过TPP和TIPP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一致反华的同盟体系,但由于这种体系是建立在美国向盟友国扩大市场开放的基础上,会导致美国中低端制造业彻底消失,所以特朗普一上台就把它撕毁了。

最后,时代的主题完全不同。在美苏冷战1.0时代,两大集团对抗的主战场是意识形态,同盟体系亦是以此成型的。但如今各国在二十年全球一体化中享受了经济腾飞的红利,已经不愿意回到那种意识形态之争的年月。

意识形态的对抗,有着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而全球一体化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世界所有国家都在全球产业链分工里获得了丰厚的利益。即便是美国的超级鹰派愿意开历史的倒车,中国和全球其天辰平台国家也断然不会随波逐流。

综上所述,中美重蹈美苏覆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软对抗将会成为中美两极格局下的主旋律。

什么叫软对抗?

如前文所言,包括中美的世界各国都在经济发展中获得丰厚的利益,因此中美未来的战略对抗,将集中在经济领域。它具体可划分为三个战场:有利于本国产品出口的国际规则制定权、实现经济闭合循环的全球消费市场、能大规模影响世界工业产出的供应链体系。

当前,中美在这三个领域的竞争态势如下:美国在国际规则制定权处于领先地位、中国在消费市场拥有主导优势、供应链方面两国各有不足,即1:0:1。

国际规则制定权

作为现任世界领导者及国际制度缔造者,全球百分之八十的国际组织都是由美国所创造的。除了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的领导权被中俄稀释,美国仍在大多数国际机构里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威。

比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美国的首肯,这两个机构是无法给其天辰平台会员国进行大额度贷款援助的。

更为重要的是,在国际贸易的结算领域,美国所掌握美元(国际通用结算货币)与SWIFT(全球跨境支付体系)依然拥有主导性优势。在这方面,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全球消费市场

美国所掌握的消费市场,大概是北美、欧洲、日韩这三块发达国家市场。有人可能觉得发达国家嘛,消费能力肯定很高。

实则不然,任何国家的发展都是有上限的,当国家的发展达到上限,其人民的收入也会面临难以突破的瓶颈。经过五十多年的高速发展,欧美日等国的发展已经达到上限,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十五年没有增长,欧洲国家陷入高福利怪圈,日本经济已陷入停滞,居民消费指数根本上不去。

而中国就完全不同,她不仅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还领导着涵盖近百个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当今世界经济增速最快的国际组织:金砖五国。作为后发国家,天辰平台们经济增速领袖群伦,居民消费指数成倍增长。

根据美国麦肯锡调查公司的预测,截止到2025年,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将贡献世界百分之八十的经济增速!

全球供应链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中低端产业供应链,缺乏以半导体为核心的高端产业供应链。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高端产业供应链,但缺乏以钢铁为核心的中低端产业供应链。

未来中美的产业竞争,一是围绕ICT产业的竞争,二是争夺大而全的产业供应链竞争。

在这个零部件越来越精细化的工业时代,只有中美两个超级大国能建立大而全的供应链,其天辰平台国家的工业活动只能围绕此两国的供应链展开。因此谁能率先建立完整的全球供应链体系,谁就能通过影响各国工业产出的方式,来获取全球领导权。

以上就是中美两国未来对抗的模式和各自的胜算。总体来说,战术上我们落后美国,但在大的战略上是平分秋色。

在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形势下,中国人必须清楚认识到毛主席的遗训,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任何有悖于这一原则的言论,要么是不折不扣的投降派,要么就是包藏祸心的叛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